顶点亚博亚博娱乐网站 > 亡灵农场 > 第059章 堕落亡灵:亡生者

第059章 堕落亡灵:亡生者

 热门推荐:
    “唉,事情就是这样子,老古在掩护我逃离那个恶领主的追杀时,为了保护我这个累赘受到了重伤导致他的身体出了点问题,自然系的魔法再也无法靠肉身施放,只剩下一手建造建筑卷轴的祖传手艺还在。”

    夜三更痛苦地锤了锤胸口,四十五度望天痛嚎道“都怪我太无能了!要是我能更强大一点,就不会让家人惨死在那个恶领主的手上,更不会连家都回不去,唉!”

    翁灵红着眼眶,明显是被夜三更这个忠仆救主逃离恶领的故事给感动的不行。

    “怪不得他想要当洛兰领的地下掌控者,看来是想偷偷积蓄自己的力量回去复仇啊!”

    所有领主的名字都是公开的,如果夜三更接受了印信刻痕,那么就很可能会被仇家发现。

    改名?

    圣银教会的大真言术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不过这个家伙居然能够获得一位传奇级的自然系法师效忠,虽然魔法都忘光了,但还是让人羡慕他的运气啊!”

    翁灵抽了抽鼻子,对着抱着奶罐的老古恭敬地鞠了一躬。

    不为他的实力,而是为了他宁愿重伤也不对夜三更放弃的牺牲精神感到敬佩。

    “那个恶领主叫什么名字,我可以去帮你查一下,甚至我可以帮你向圣银教会提出申诉。”翁灵道。

    虽然由于天威帝国的法律关系,她在成为领主时就会自动跟圣银教会脱离关系,但是她对于圣银教会的一些规定还是知晓的。

    对于那种欺压领民的丑恶领主,如果做得实在太过分的话圣银教会将会有权利去调查,防止领民暴动这种情况出现。

    “哎?”

    夜三更愣了愣,他哪知道自己胡编出来的恶领主应该叫什么名字,而且翁灵要真的去查那不得穿帮吗?

    “不!他的势力太大了!我担心你会受到牵连。而且,我想亲自报仇!”夜三更咬牙切齿,一副此仇不共戴天的表情恶狠狠道。

    “这样啊,唉。”翁灵摇了摇头。

    “随你便吧,不过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千万别勉强自己,知道吗?”

    “放心吧,离家的男人最会照顾自己了!”夜三更拍了拍胸口。

    “屁话!还会照顾自己?我问你你今天吃了几顿饭?要不是贝德提起你们的食物吃完了我都不知道!”

    说完,翁灵从嘻嘻笑着走过来的贝德手上接过了饭盒,扔到了夜三更怀里。

    “拿去拿去!不过城里食材剩得不多了,明天我再去帮你采购一些回来,有什么要求吗?”

    夜三更看着手里那个粉色的木雕饭盒,表情有些奇怪。

    看这大小和颜色,怎么都像是女孩子用的吧?

    “啊,没有没有,我不挑食的!量大管饱就行。”

    “行吧我知道了!”翁灵摆了摆手,“快点吃吧,待会就凉了。”

    “哎,你不问我要钱么?”夜三更奇怪道。

    “哼!你当我是你吗?大抠门!不过饭钱可免采购金免谈,我自己会从卖铠甲得来的钱中扣去的,你放心好了。”翁灵白了他一眼道。

    夜三更撇了撇嘴,翁灵这么老实的一个人居然学坏了,生死的交情居然还要跟他谈钱!

    真是人心不古世风日下!

    撇嘴打开饭盒,一股浓郁的香味猛地传到了他的鼻中,让他这个基本不会为饥饿发愁的亡灵都不得不吞了吞口水。

    他曾经照过镜子,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属于亡灵的哪一种分支。

    僵尸的话他有轻微的痛觉,并且不会腐烂,吸血鬼的话他又没有极度的嗜血渴望,如果硬要找一个最贴近的话。

    他觉得自己更像是由生者直接自我堕落而成的亡生者,类似某个

    非常出名的死亡骑士一般。

    既保留了生者的身体又获得了亡灵的特性,徘徊于生死之间,如生似亡。

    但他却记得自己是从棺材里面爬出来的,还是一个几百年的老墓地,这就有些奇怪了。

    难道他是自己挖坑埋了自己吗?

    不过这些目前都没有他眼前的这份盒饭重要,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口舌生津的那种馋的感觉了。

    夜三更掏出饭盒里搭的一个小勺子,往嘴里猛地扒了一口,眼睛一瞪,泪水差点决堤而出

    太太太好吃了!

    仅仅只是普通的熏肉小麦饭和一个切成两半的鸡蛋,居然能好吃到让他流泪!

    怪不得贝德会把自己没吃饭的事告诉给翁灵,原来是想让他也尝一尝,好人呐!

    “嘻嘻,好吃吧!翁妹妹的厨艺真的是好厉害呢,那么简单的食材就能做出这么好吃的东西!不过顺便再告诉你一件事哦,你的那个鸡蛋可是最后一只,连我们都没得吃哟!”贝德掩口笑道。

    “他身上有伤嘛,多补一下是,是应该的!”

    翁灵避开了夜三更投过来的视线红脸道,但这却让她看到了还在一边辛勤劳动的哥布林们。

    “它们的食物怎么办?需要一起买吗?”

    召唤兽分为两种,一种是异空间契约系,一种是现实契约系,夜三更的这群哥布林召唤兽明显是属于打服了再缔结召唤契约的那种,所以肯定要吃东西。

    “哦,它们啊,不用了,随便给它们喝点水就行了,饿不死的。”

    翁灵……

    你是魔鬼么?

    这天天干活还不给饭吃?

    就算人家是哥布林丑了点也不用这么虐待吧?它们可是你的召唤兽啊!

    翁灵鄙夷地白了一眼夜三更,不过这是人家的召唤兽,而且她也的确对哥布林没什么好感,这才没继续说些什么。

    大不了她采购的时候自费买点最便宜的黑面包算了。

    夜三更几口将饭扒拉完,一粒米和汤汁都没有剩下。

    饱自然是不可能饱的,就算是一个屋子的食物都喂不饱他,毕竟他是吸收而不是消化,不过那种意犹未尽的感觉还真的是让他有点心痒痒的。

    他看了一眼手中的粉色小饭盒,顺手就从路过的一只哥布林身上扯了块兽皮,仔细地将饭盒里的油渍擦得干干净净,这才递回给翁灵。

    “呐,我这里没干净的水,最多只能弄成这样了,你别嫌弃哈!”

    翁灵木然地接过那个沾染了哥布林酸臭味的饭盒,这提莫还不如不擦呢!

    你的鼻子是假的吗?这都没闻到?!

    用尽全身力气平复心情之后,翁灵回身挽起贝德的手腕

    “既然没事我跟贝德就回去睡觉了,夜都深了,明天见。”

    “哎,等等!”夜三更突然抓住了贝德的另一只手,

    “她不能走,今晚她得跟我睡!”

    。